野孩子Suey:

美曰其名陪家人,其实哪次不是累了倦了需要个地方冷静一下的时候才想到躲回家。

曾下过决心说大学里绝对不当一条社交狗,直到前几天我弟微信我,说我妈向他投诉已经快一个月都没听过我声音了,我才发觉我已经在这条路上越走越远了。

每回她给我打电话我都在忙,事后又忘记了打回去。

于是这周末扔下手头所有事躲回去,好好想一下我最近忙成狗的状态是否有意义。

 

然后惊觉,爹娘真的开始老了。

我爹已经记不起上个月才带我去过的地方,我娘捣鼓半晚上都穿不好一根针。

可是我还在他们因些小事情唠叨的时候闹腾着说“一两个月就回来那么一两次就不能宠着我些吗”而发小脾气。

那些无从宣泄的小不满、小牢骚、小委屈、小失望,统统只能只敢撒到最爱自己的人身上。

我就是这么没种啊。

对不起。谢谢。

真是个感伤的十一月。

 

Photo By Urit

At 广州大学城

评论
热度(5)
  1. lanms野孩子Suey 转载了此图片

© lanms | Powered by LOFTER